当前位置: 首页 > 郑秋秋 > 读书橱窗 > 从文本细读到教材改编/省优质课一等奖获得者感悟/宋丽珍

从文本细读到教材改编/省优质课一等奖获得者感悟/宋丽珍

浏览量:10333|发表日期:2011-04-29|来自:

 从文本细读到教材改编

           浙江省瑞安中学 宋丽珍 325200
多媒体、现成的课件、网络上n多的现成教案,现代化技术给我们带来了便利,然而教师独立思考、解读文本的能力正在消失殆尽,逐渐沦落为现代化技术的奴隶。2011年浙江省优质课评比已落下帷幕,作为参赛者,笔者怀着无比感激的心情在键盘上敲打下对文本解读的点点思考。从县到市到省,经历了4场磨炼,至此笔者对文本解读终于有了意识,有了些许概念。以下是笔者对本次大赛教学材料的解读与改编的浅薄思考,由于准备过程中得到诸多专家同仁的指点,故在文中,笔者使用“我们”而不是“我”来陈述。
一、            文本细读
这次我拿到的教学原材料为“My father’s hands”,是一篇文学作品。
经过前几次的操练,我不再一拿到材料就马上开始思考改编、思考教学设计。文本细读是成功改编的前提。文本细读就是要仔细分析作品的构词、句式、篇章结构、内容逻辑、意蕴与意味,做到反复揣摩,烂熟于心,从中获取知识、智慧、写作技巧、阅读快感,乃至教学内容。教师既要沉入文本,又要跳出文本,既在细节处探查入微,同时还要对文本有一个整体宏观的把握,从语言、表现手法、篇章结构到主题都努力作出独到的解读。
(一)语言
1. 从行文逻辑角度细读语言
细读词与词、句与句、段与段的联系,揭示含义,把知识语言、文字语言变成心灵语言、智力语言。文章第一段提出父亲具有一双“large”而又“sensitive”的手:Two things in particular made Daddy more wonderful, interesting and capable than all the other fathers I’d ever seen or heard of — Daddy’s large, sensitive hands. 特别感动于文中“large”的使用。笔者读了一个上午,不明白作者要说父亲的手很大(large),不明白作者为什么要让large这个词如此孤身孑影地出现在总起段里,与后文却“毫无关系”。后来经过郑秋秋老师的解读才明白,此处的large已非视觉上的“巨大”,它是对父亲的手无所不能的最佳诠释。可见,每一个用词后面,都有一份深长意味。所以,细读文本的时候,抓住重点词语品读,不但能读到词语本身的信息,引发开去,还会获得更为深刻的感受。为了诠释“large”,文本从对父亲的手的多面描写开始,如:magical, skillful, capable, nimble。而父亲的手“sensitive”一面、极具母爱之细腻和善解人意的一面,则在第五段得到高度体现:Daddy’s hands conveyed a message as they tenderly stroked a fevered brow or mended a broken doll. They seemed to speak, to understand unspoken pain and emotional hurt when I found no way to vocalize this. Daddy’s hands soothed and sympathized through their touch as no words could.文本第八段为承前启后段落,作者高度总结评价赞叹父亲的手是wonderful乃至perfect,随后急剧转变到躺在病床上父亲的手,那双不再年轻有力的手由于它们曾经撑起一片天空,在作者的眼里每一条纹理,每一个伤疤,每一个老茧,每一处老年斑,都满是美好幸福的故事,最后升华到情感层面的beautiful。整篇文章中众多不同层面的形容词荟萃一堂,为读者展示了一双神奇、完美的手,一双充满爱意、且美丽的手。在逻辑上层层深入,引人感叹。
2. 从文学的角度细读语言
文学作为语言的艺术,常常并不是“直白”地将自己的意思说出来,文中,作者并没有大张旗鼓地使用情感词汇,如:love,而是通过运用修辞手法甚至人称等“艺术表现手法”来表达。
(1)          人称
文章中大多时候,作者称呼父亲为“Daddy”,而不是“father”。笔者在学校试上时,问学生:Why ‘Daddy’ rather than ‘father’? 学生的解读非常到位,认为这拉近了父女之间的距离,表现了父女之间深厚的感情。笔者要求学生为文章suggest a title时,学生异口同声回答:Daddy’s Hands。而作者给出的题目为:My Father’s Hands。我们的解读是作为题目是否要使用正式体,但由于不确定,故在正式上课时舍弃对人称的解读。后来在点评时,专家指出全文应该全部使用Daddy为好。也许这也暴露了我们教师在改编时尚且不够大胆,不够果断。
(2)          修辞手法
仔细触摸文本,咀嚼语言,不难发现文本中多处使用了修辞法。如:They had the strength and power to move mountains(暗喻). They made the impossible possible!(对比) There was no unfamiliar territory to Daddy’s hands.(暗喻)。但最后课堂上,我们采取提问或朗读的形式让学生感悟语言的文学性,但并没有给学生讲解这些文学手段,一来是由于我们已决定这堂课走情感路线,所以尽量减少过于教导的语言,二来学生的语文水平完全可以迁移到英语学习中。我们所采用的言语点下都隐藏有“父爱”这条线索。每解读一个句子,我们期待学生能增进对“父亲”自然产生的感动。如果有下节课,我想我们完全可以就这些文学修辞手段展开一番言语训练。
(二)表现手法
文章中,作者多次使用对比手法。如,在对父亲手的外貌描写上,作者着重描写垂危之际的父亲的手的外貌,此时的父亲就连替女儿擦拭眼泪的时候都已颤抖不停,在我们肉眼看来,那是一双毫无美感、历经沧桑、青春殆尽的手,但缘何在女儿的眼中却如此美丽?这里作者采取了文学中的对比手法,一对对具有相对意义的词,拨动了读者心中最柔软的那一块地方。难怪文本读完,作为读者的我们已感动至无语!
细读文本的结构时,我们发现其结构有个特点:整篇文章的前后对比。文章以作者在父亲病床前的回忆为分界点。文本前半部分我们读出了作者“不幸”中的“幸福”,由于幼年母亲长期病魔缠身直至早逝,幼年的作者似乎要生活在不幸之中,而父亲既当爹又当妈给她带来了完整的幸福。后半部分的病床前,我们读出了“痛苦”中的“美好”。父亲就要走完人生的最后一段旅途,那是何等令人心碎,何等凄惨的场面。在这悲切时刻,作者回忆起孩提时代的美好时光。前后对比强烈,艺术感强烈。
另外,文中多次拿父亲与其他父亲乃至母亲做比较。如,“Two things in particular made Daddy more wonderful, interesting and capable than all the other fathers. ”“no mother’s hands could have done better.”“ No mother’s hands, in all the world, were ever more endearing or more beautiful than the hands of my father.
在对文本进行细读时,某些细节也是我们值得发掘的点。父亲的手如此能干,“女儿”对父亲的手能做的事情如数家珍,仔细阅读推敲,我们发现父亲能做许多“女活”,这也许是“女儿”眼中父亲的特别之处吧。
(三)结构
文章采取盆中藏月,以小见大的技法表达父爱,以父亲的手为父爱的借代,这是一种典型的文学写作手法。基于对写作手法的解读,我们后来设计了课堂活动:Road to discovering love. The writer’s father had a very special way to express love through his special hands. Is there any special way of your parent expressing love? Share one touching experience.
(四)主题
教者对文本的解读,既是发现和领悟文本的意义的过程,也是在教学文本中“建构”新的意义的过程。教师在与文本“接触”的过程中,“读”出意义,然后回到课堂带着学生一起去建构,学生对文本的认知与重建,就超越了故事情节的层面,便生成了学生的“意义”,这也就是我们说的主题的达成。文章围绕着父亲的不同角色展开:儿子、丈夫、父亲及铁道工人。但其重心无疑是作为父亲的角色,其他角色起丰满人物形象的作用。我们读出了文本中的父爱如此伟大源于父亲高度的责任心,而这责任心与父亲的童年经历是分不开的,由责任而生爱。当然,我们读出了“父爱”的特别之处是集父爱、母爱于一身。我们还读出了这样的父爱是世上最简单,但却最深沉的父爱。“父亲”手努力撑起的家非富非贵,在当今物欲横流的社会,这样的爱是否来得更本色,更可贵。所以就有了教师课堂上的一声感叹:simplest but deepest。但由于课堂时间局限,仅限于教师口中的一声感叹,没有时间进行点拨启发让学生出来,遗憾!
二、            教材改编
在细读文本时,我们是以读者的眼光去解读,但在教材改编时,我们要换上教师的角色。文本更强调“原生价值”,而“课文”是因为要适应学生、适应教学,被改编了甚至是被删减了的“文本”——强调的是其“教学价值”。细读文本是为了理想的教材改编,以对其“原生价值”的充分领悟奠定把握文本基调的底气,求对其“教学价值”的充分挖掘实现教学内容选择余地的最大化。
这次大赛上课学生为省一级重点中学杭州十四中学的高一普通班学生。根据课标要求及学生实际情况,我们的目标是要把917字的原文缩减到400多字,并且适当降低难度。
(一)删减
确定主题是合理删减的关键。为了避免课堂过于说教,我们去掉“责任感”主题,抓住“父爱”这条线。由此出发,从内容方面,我们删减父亲作为“儿子”、“铁道工人”的其他角色,弱化“丈夫”角色,专注于“父亲”角色。
表达父爱主题的文章何其多,为了凸现本文中所表现的父爱的特别之处,我们抓住父亲母性的一面,把文中具体提到父亲能做的14件事情中,仅仅保留6件,重点突出其magical和母性的一面。
医院里的场景缠绵到四十分钟无法容纳,我们紧扣题目,保留父亲的手为女儿所做的最后一件事,把对女儿的回忆描写简化。
(二)重组
用倒插叙手法,把医院的部分场景放置开头,改写后的材料如采用了蒙太奇手法的电影,从医院开始,最后回到医院,首尾呼应,回肠荡气。在首段我们抓住重点词“smile”,设置提挈全篇、笼罩全文的悬念:为什么女儿握着病床上父亲的手会笑呢?以激起学生阅读兴趣。
(三)补充
通过文本细读,我们认为父亲的手除了文中提到的“large”和“sensitive”特点,还应该具有“untiring”的特点。因此在第二段中,我们修改后给出的总领句为:…--Daddy’s large, untiring and sensitive hands。其后的第三段、第四段与第五段分别对应这三个特点。
(四)重定题目
为突出主题的升华,把题目重定为“The Beautiful Hands of My Father”。
三、结束语
改编是件折磨人的事情,我们挥舞着手中的大刀,删完情节,开始砍句子,删完、砍毕我们又开始尽量用课标内的词汇取代原文中超纲的词汇,当然某些不可代替或不影响学生对全文理解的超纲词汇,我们还是留着。我们希望在“基本尊重原作”与“因材施教”之间取得平衡,因此我们细读文本,尽心已矣,虽不能至,但心安若素。
附上板书设计,希望能再次展示改编稿的概貌。
【附录】板书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