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黄丽芬 > 名师论文案例 > 曲美:写作学习之魂

曲美:写作学习之魂

浏览量:217|发表日期:2019-11-08|来自:自创

面对“1+1=?”命题作文,作者甲写的是:1+1=2,编辑的批语是:退稿。文不喜平,此文平铺直叙。作者乙写的是:1+1=3,编辑的批语是:退稿。此文胡言乱语,不合时宜。作者丙写的是:1+1=3-1,编辑的批语是:采用。此文迂回曲折,吸引读者,好极了。这个小故事反映了“文似看山,不喜平”的写作道理。的确,直线给人的感觉总是刚硬,呆板,由直线组成的高楼,给人的感觉是压抑缺乏生机而曲线则柔和优美流畅弯曲流动的河流触动人们内心的柔软人体讲究曲线美书法讲究曲线美楷书的一点一划,行书的神采灵动,草书的笔走龙蛇都蕴含着曲线美);还有文章的起承转合,故事情节的曲折委婉,讲究曲径通幽,隐人入胜。因此鄙人认为写作学习之魂是:曲美。

一、读曲文:悟“诗意”与“失意”

对于一个有作文实力的人来说,给他再平淡的故事,他都会叙述得曲折生动。他不是编出曲折的故事,也不是闹出或折腾出曲折的故事,而是以自己的叙述能力使平淡的故事曲折生动起来。他会找到故事的玄机,找出故事的因果,在不改变故事的真实性或本质的前提下,巧妙地处理好“先说什么、后说什么”,使行文一波三折,扣人心弦。

比如,课程标准语文实验教科书七年级下册,它以语文与生活的联系为线索,按照人与自我、人与社会、人与自然三大版块组织单元。全册书六个单元, 依次安排了如下内容:成长、祖国、名人、文化、探险、动物。不难发现一篇篇美文中跳动着一条条的曲线是多么的强烈,多么的浓郁,这无疑为我们的学生在欣赏到“诗意的语言——失意的经历——诗意的人生”产生思想碰撞,为我们的课堂教学增添了不少曲折美:那是一种痛苦和快乐并存的美,一种舍弃与获得的抉择美,一种生与死的悲壮美。 《爸爸的花儿落了》,但真正的花儿——“我”长大了,在无以言状的痛苦中历练自我;《丑小鸭》更是安徒生的人生写照,在困顿、潦倒、失意中更能让他透析社会现实,造就了伟大的著作;《伟大的悲剧》、《在沙漠中心》、《登上地球之巅》、《真正的英雄》、《夸父追日》和《共公怒触不周山》在探索自然奥秘的过程中表现出来的生死抉择让读者经历心灵的洗礼;《斑羚飞渡》、《华南虎》、《马》等文中,动物的灵性更是震撼我们人类的心灵。

贵于“曲”, 学生们深深地走进文本,静静地聆听作者心底处的声音。当他们听懂了,当他们被吸引了,当他们被感化了,那么我们明天的课一定能少一些遗憾,多一些美丽一定能上出“曲”味,做到以情感人,以情动人,情洒课堂,情注语文用情感拨动情感,用心灵叩击心灵学生情,教师情,文本情,情情共振。

二、觅曲写:走出误区

语文教师常指出学生作文中的一个最突出的问题就是平铺直叙,却没有很

好地教给学生不平铺直叙的方法。于是,为了追求曲折感人,一些学生就瞎编乱造曲折离奇的故事,进入了写曲折的误区。

    误区一:写曲折的选材就是“突兀”。当老师们布置以母爱父爱为主题的作文时,很多学生笔下的“我”就会突然自发性病倒,爸爸或妈妈送“我”去医院;或者突然发现妈妈深夜灯下缝纽扣;或者突然妈妈送伞到学校门口;或者突然察觉父母双鬓发白……这是《西游记》“遗风”,是写曲折。但是曲折得神出鬼没,上天入地,凌乱得迷了眼。

 误区二:写曲折的实质就是编故事。写作不仅重在写什么,而且重在怎么写。写曲折的人不懂这一点,把目光投向“写什么”,投向曲折离奇、惊世骇俗、重大奇特的事。但是,生活中哪来那么多曲折的事?走投无路之境,学生就瞎编乱造。汪曾琪说,他要对小说这个概念进行一次冲击:小说是谈生活,不是编故事。在学生作文《妈妈,我想说爱你》中,父母大都吵闹离婚,或者一方离家出走。这一叠作文本子,就像一叠的离婚证书,这社会怎么回事,家庭纠纷率这么高!原来,学生所写的家庭纷扰大都编造的,是为应付作文而虚构的,连悲伤之情都是虚构的,矫揉造作的。试着看看市场上兜销的那一些所谓的中高考最高分数作文集,选材相通,语句附近,立意不异,由于这些个撰著面临的读者只有一种人:阅卷教员;其目的只有1个:获分数,是以为获阅卷教员的“青眼”就用尽“写盘曲”之能事:或编一些古怪故事,或东拉西扯,拖拽一些古今中外的明星旧事皮傅一番,或“写他事,抒我情”此时,编故事不再是艺术想象,而是艺术的末路。

俄国文艺理论家车尔尼雪夫斯基说:“美丽地描绘一副面孔和描绘一副美

丽的面孔是全然不同的两回事。”法国雕塑大师罗丹曾用饱蘸感情的刻刀雕塑了一个年老色衰、痛苦自哀的妓女。评论家赞叹说:“啊!丑得如此精美!”评论家赞叹的不是生活原型的老妓女,而是闪烁着光环的艺术作品,是罗丹精湛的技艺。罗丹的《老妓》就是美丽地描绘了一副面孔,而不是描绘了一副美丽的面孔。

 同理,曲折写与写曲折也是全然不同的两回事。曲折写以写作技巧取胜,写曲折以故事本身取胜。不少的人,特别是我们的学生,没有正确认识曲折写与写曲折,以致写了曲折,不是写得曲折。

三、教曲写:若隐若现

曲折写并不难,若隐若现就简单。若隐若现的作品很多,如莫泊桑的《我的叔叔于勒》、黄蓓佳的《心声》、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侦破小说往往隐藏一些情况或细节,由此设置疑团,激发读者思考,直到必要的时候,才作出交代。事出有因,有因才有果,因在前,果在后。但是,如果我们根据表达需要,故意把原因、理由隐蔽起来,先直接说出结果或结论,引起接受者疑惑不解问为什么,然后才交代出原因、理由或根据,就能收到曲折有致、逐层抖显渐趋于里,意蕴无穷。

    (一)、若隐

话说明朝大画家唐伯虎不但画画得好,而且诗也写得好。有一家人为老太太做寿,儿孙们便请唐伯虎题首祝寿诗,唐伯虎挥笔写了第一句“这个大娘不是人”,众人异。唐伯虎顿了顿笔,写下了第二句“九天仙女下凡尘”,众人喜。唐伯虎写下了第三句“儿孙个个都是贼”,众人怒。唐伯虎接着写下了最后一句“偷得寿桃献至亲”,众人欢呼不已。短短四句,吊足胃口,曲折生动,妙趣横生。

隐藏能激起人们的完形心理,也能使事物曲折起来。格式塔心理学中的完

形趋向告诉我们:人们看到一个不完整的形,如有缺口的圆、缺顶角的三角形,都有一种使之完整的冲动。就像李清照诗词《一剪梅》中有这样的句子:“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雁字”, 大雁飞行的姿态,究竟是“一”字形,还是曲折的“人”字形呢?联系大雁飞行时的状态以及词人所要表达的心情看,这里的“雁字”应该以“人”字为宜。由此可推知:“月光洒满小楼时,大雁飞会来了,可是亲爱的你——我的归人,现在何处?”一种深情的相思和孤寂便深藏在“雁字”的意象之中。柳宗元小石潭记中所写:“潭西南而望,斗折蛇行,明灭可见。”小溪像北斗星那样曲曲折折,像蛇那样蜿蜒流动。这种效果是通过“时而看得见,时而看不见”表现出来的。可见,因藏而曲,因曲而幽。

(二)若现

在叙述过程中故意隐藏或漏掉某个情况或情节,直到必要时才补充一笔,对隐藏或漏掉的某个情况或情节作些交代和说明,这就是“若现”。 “现”的内容是故事的有机组成部分,是故事中的一部分,也是故事中的“漏洞”。 “现”的前提是漏 ,无漏就不需现,有漏就必须现。如果不现,就会令人费解。故事因“漏”使人疑惑而又想求解,从而扣人心弦;因“现”使人恍然大悟,茅塞顿开。“若现”通过先漏后现使故事曲折起来。

作文教学要引导学生运用“若现”的方法,训练曲折写的能力。吴用等人“智取生辰纲”时,如何下药,什么时候下药,杨志等人为什么会被药倒,一连串的问题浮现在读者心中时,文章最后补充说明:“原来他们早已在抢酒中将蒙汉药下了。”教师可以引导学生故意漏掉下面这个故事的某个情况,在读者疑惑不解的地方再用“原来”领起,对漏掉的情况作个补充交代。

再如,“我背着书包走在回家的路上,和煦的阳光爱抚着我,微风吹拂着我的秀发,路边的小花为我点头哈腰,晴朗的天气里我拥有一个晴朗的心情。原来……

“原来”的内容可以是对前面伏笔的披露,也可以是对前面“缺口”的弥合,还可以是对原因的交代。不管“现”的内容是什么,“若现”都要紧扣前文,不可节外生枝;文字简洁,不可拖泥带水;自然得体,不可买弄技巧。

金圣叹说:“文章之妙,无过曲折”。作文贵曲,做人贵直,曲折之后有风姿;但得迷雾辟开处,正是曲径通魂时。学生广泛阅读曲文、努力寻觅曲路、掌握若隐若现的曲写,就往往能收以变平常为超常,化平淡为醇厚,换平庸为神异的奇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