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吴闪燕 > 读书橱窗 > 静听花开的声音

静听花开的声音

浏览量:1155|发表日期:2017-05-01|来自:

静听花开的声音

——《教育是没有用的》读后感

开学初,看着同事手捧一本书在津津有味地看着,我凑过去一看——《教育是没有用的》,为之一震:教育是没有用的,那我们老师还有存在的意义吗?于是乎,我带着这个疑问手不释卷地看完了整本书,文中的“相信孩子,往往能创造美好的境界。”使我怦然一震。那么教育者应该怎样相信我们的孩子,关注他们鲜活的生命呢?伟大的启蒙主义学者卢梭说过:“教育就是生长。”这就意味着教育本身的目的是生长。林格老师在书中提出,真正的教育在于“于无声处响惊雷”,孩子学会任何东西,最终都要通过自己的内化,最好的教育方式是无为而无所不为,不教而教。读完这本书,带着书中的建议,细细回想着自己的日常教学活动,我对教育又有了新的认识。

鹅卵石臻于完美,不是棒槌敲打的结果,而是流水经年的抚摸。教育的成功应当也是源自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抚摸和唤醒。唤醒是教育魅力的具体体现,是教育者深沉的师爱和清醒的教育智慧所孕育的一种心灵的撞击和交融。它需要教育者俯下身去,掸去自己思想深处的尘垢,修正可能存在错误的教育思维,倾听孩子的声音……

一、关注教育深处——学生心灵   

“回归心灵深处,说起来简单,其实代表着一种教育态度的彻底改变。教育之道,道在心灵,而不是被动的知识传递和技能训练。如果我们的孩子在教育里,无论何时何地都是‘被教育’的对象,处于被动、消极、不平等的地位;如果孩子们的心灵没有被教育者感应到,那么一切的教育是没有用的,教育本真将离我们越来越远。”

西哲曾言“教育是灵魂的转向”;卢明则说“教育是心灵的对话”。但教育者情绪化,也是很常见的事,而往往是我们生了一通气,学生却无动于衷。记得有次考试前,我反复提醒学生把学习用品准备好,把轻松、愉悦的心情带入考场,但当我无意中去检查时,竟然只有三分之一的孩子准备好,我很生气,当即发了火,把他们批评了一顿。事后,有个学生在日记里竟然这样写道:“我不知道老师为什么发火?”看到这句话,我真是无地自容,虽然我怒发冲冠,自己是解气了,结果非但没有起到教育作用,还给学生造成了不良的影响。通过阅读,如果现在让我处理,我会和颜悦色地表扬已经准备好文具的孩子,并不动声色地动手帮助其他孩子整理好文具。我想,看到我的举动,在旁的孩子怎么还会无动于衷呢?此处无声胜有声呀!

家长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可以说家长也是教育者。平时,我们的家长总向我们反映孩子的问题,说着说着情绪就很激动。他们也会反省自己,但往往是轻描淡写地说:“我这个人情绪上来之后就控制不住。”家长总是认为孩子还小,不声色俱厉地说,孩子就记不住。但是孩子的自尊心远比家长们想象的要强,如果一个家长情绪失控,口不择言,对孩子的伤害往往会是根本上的,甚至会让孩子产生终生的自卑感和负罪感。孩子的心灵是柔软的,如果从一开始,孩子的成长就是一面布满了漏洞的墙,他也许需要用一生的力量去修复那些伤害。比如我们班的王俊展,就是一个非常调皮的孩子,老师越批评,他越表现得不在乎。面对任课老师的哭诉,我有心帮忙却无计可施。但在《教育是没有用的》这本书中,林格老师的这句话鼓励了我:“看孩子不顺眼,是因为自己修养不够。”我也因此找到了妙计,于是我强迫自己对他微笑,即使很生气,也深呼吸几口气,然后展现虽然不是很好看的笑脸。几次后,我发现,他慢慢向我靠拢。经过我仔细观察,发现俊展这个孩子也有优点,就是家庭作业都按时完成,课堂听写总是正确率很高,我还为此大大表扬了他,在黑板上特地为他写了“表扬信”,醒目地展现在全班学生面前。我看到坐在位置上的他高高仰起头,眼里闪着动人的光……虽然往后的日子,他的任性还会往复出现,但是我应该允许一个孩子犯错误,把孩子的错误看得淡一点,因为他已经在进步了。

二、实现自主探究——小组合作   

“课堂是教师传道授业的场所,但同时也是孩子吸取知识的场所,需要的是老师和同学之间的互动,而不是老师在台上高谈阔论,孩子在台下死记硬背。老师说什么、孩子记多少的学习是机械的,孩子充分思考和内化所学的知识是需要时间和空间的。好问、好说是孩子的天性,可有些老师却无情地剥夺了孩子说话的权利。”看到这段文字,我不住地点头。学习应该发生在孩子身上,新课程强调学生是课堂学习的主体,课堂教学中的“质疑”不是教师的“静心提问”,而是学生自我构建下的有感而发,有疑而问。课堂从学生“质疑”出发,通过师生合作、生生交流,共同走向探究之路,呈现出我们期待的“生龙活虎、争先恐后、欢呼雀跃,生机盎然,余味无穷”的局面。

在教学课堂中,我把自己班40个学生本着“组间同质、组内异质、优势互补”的原则4人一小组分,充分发挥帮扶作用,达到“兵教兵、兵练兵、兵强兵”的目的。关注孩子课前的预习问题,通过小组合作,相互补给,解决“浅问题”,然后全班交流剩下的“深问题”,我的原则是面对交流的问题,只要有一个孩子知道的,我都不抢着说。给孩子展示的舞台,增强他的自信心,哪怕孩子表达得很羞涩,声音轻,表达不清楚,但是熟能生巧,能力是锻炼出来的呀。事后,我调查“学生喜欢怎样的课堂?喜欢怎样的学习方式?”调查的结果是学生喜欢小组合作学习,用他们的话说就是:课堂上,我不再想睡觉,因为我要学习,我要超过别人。

让我们把视线从《教育是没有用的》转向新课改,转向备受争议的“杜郎口”学习模式。他们的理念就是要求教师一堂课说话的时间不超过10分钟,其余时间是生生探究、合作、展示环节。这不跟林格老师的观点是如出一辙。我们不可置疑地是,课堂的民主和平等会让师生产生信赖,而信赖往往能创造美好的境界,相信学生的能力,学生会用灵感点燃你的灵感,让你不断有新的发现——不论是关于教材的还是教学过程的,这就是一种创新,这个过程会让你不断体验成长的快乐。以人为本,关注生命。把课堂还给学生,让学生在探索中求知,在小组合作中释疑。

三、唤醒沉睡潜能——学生的最佳才能区     

教育的艺术不在于传授者的本领,而在于激励、唤醒和鼓舞。真正的教育应该能够引起孩子心灵深处的变革,让每个孩子都比昨天的自己更优秀,体验“我能行”。“最佳才能区就是在孩子未表现出对某方面的特殊兴趣和才能时,教育者有意识地将某个领域假定为孩子的特长和发展方向,并据此对孩子进行一系列培养、训练,最终目的是使这个假定的最佳才能区真正成为孩子的兴趣和特长所在。即使是天赋极普通的孩子,身上也蕴藏着极大的潜力。”

英国教育家托尼·布赞简明地指出:“你的大脑就像一个沉睡的巨人。”假定孩子最佳才能区的目的也正是要唤醒这个沉睡的巨人。二年级下学期,学校要开展艺术节活动,独舞项目有三个名额,可是只有一个女孩子报名,我想其他两个名额浪费了真是可惜。我站在讲台桌上,把全班孩子审视了一遍,目光定格到了我们班的汪家檑身上。这个孩子个子小,平时又喜欢蹦蹦跳跳的男孩子,说不定动员一下能成。我立马打电话给他妈妈做思想工作,没想到他妈正愁孩子没有什么特长,我们一拍即合。接下来的日子,他妈妈陪孩子去学舞蹈。我就不间断地向他妈妈和他本人询问进展情况。在班级里,我有意无意地夸他表现好,还为班级争取荣誉,他也很乐意把自己学舞的过程拿来跟我分享。最后在艺术节展示台上,他虽然忘了几个动作,但是也获得了三等奖。我担心他和他妈妈会不会打退堂鼓,没想到他妈妈看重的是孩子的锻炼机会,事后又继续陪孩子去学舞蹈基本功。以后的艺术节上,总有家檑熟悉又活泼的舞姿。这一学期,他请假跟着他的舞蹈老师去参加浙江省艺术学校的招生考试,本来是陪考,结果因模仿能力强被刀郎评委相中,继而被那所学校录取。下学期这个孩子准备去省艺校就读,虽然我很舍不得,但是也会祝愿他能飞得更高。

不管是家长还是老师对学生的期望深深地影响了孩子的表现。其实,在教育学上,“皮革马利翁效应”已得到大量实践的证实。孩子身上蕴藏着无尽的潜能,假定最佳才能区便为他们的潜能打开一条通道。这正像在资源丰富的油田,只要钻井钻开一个孔,石油便会喷涌而出。

四、全面依靠孩子——提倡“无为”

“我们可以假想自己只有一只手,于是在孩子面前,我们成了需要他帮助的人。结果,孩子不仅能很好地完成自己的事情,而且还能在帮助你的过程中独立起来。”卢梭曾在他的名著《爱弥儿》中自问:“什么是最好的教育?”他自己回答说:“最好的教育就是什么也不去做。”这句话不敢说是真理,但它发人深省。反思我们现在的教育者,是不是做得过多了呢?孩子们常常并不是为了自己的理想而努力,而是为了教育者的目标而奋斗,这样的“做”当真不如“什么也不去做”!如果我们承认教育要以生命为本,我们就必须以学生为本,高度尊重学生,全面依靠学生,一切为了学生。

前不久,孩子们把一向喜欢的音乐老师从课堂上气走了,他们一大群人眼泪汪汪地来找我:“我们想跟老师道歉,可是老师不见我们,怎么办?”看到他们一双双信任的眼睛注视着我,我本来想狠狠地把他们批评一段,但是冷静下来,决定让他们自己处理,没想到他们一起坐在阅览室商量着,直到我让他们先回家,心事重重的他们才离开。第二天,我从音乐老师那了解到,孩子们又去向她道歉,并送上亲自做的卡片,还保证课堂不再出现吵闹行为。往后的日子里,孩子们安静了很多,他们好像一下子成熟了。

这件事,正印证了林格老师的一句话:“教育者最好少一只手。”少一只手,并不是对孩子放任自流,而是在尊重孩子的前提下,最大限度地给予他们自由发展的空间,也许你会发现,孩子收获的,比你期望的要多得多。作家冰心也说:“让孩子像野花一样生长。”我们教育者唯一要做的事情,是保护甚至捍卫孩子的主动性。在孩子的成长面前,最好不要刻意去做什么,才是教育的大智慧。

    长久以来,教育致力于学生知识的增益、能力的提高而忽视学生个体生命意义的充实与升华,导致教育的功能窄化。学校教育的原点是人,学校教育归根结底是一种“对人的教育”,目的都是为了点化和润泽生命,关注学生的价值和尊严,执守教育真善美的崇高理想,为学生的生命成长打上精神的底色。教育是慢艺术,是一个漫长的充满期待的过程。当教育者的状态达到“不教而教”时,传统教育说要求的模式设计、技巧是没有用的,也是不必要的,因为每个孩子都能主动学习,独立成长、积极创造,而这时,教育本身却发挥了其最大的作用,无言而教化万方。难怪说:“教育是没有用的!”我愿意做一个幸福的守望者,静静地倾听每一朵鲜花盛开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