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郑可菜 > 名师论文案例 > 让教学内容“深”起来

让教学内容“深”起来

浏览量:2545|发表日期:2016-11-25|来自:

让教学内容“深”起来

浙江省瑞安中学 陈如意

努力让教学内容摆脱平庸、浮浅,是笔者多年来在课堂教学方面的追求,并在实践中深切感受到:新颖、深刻的内容是课堂精彩的基础,是达成“阅读教学是学生、教师、教科书编者、文本之间的多重对话,是思想碰撞和心灵交流的动态过程”[①]愿景的重要途径。下面结合笔者多堂较成功的公开课,从文本、思想、心灵三个方面谈谈体会。

 

一、比较:让语言摆脱庸常

品析语言是阅读教学基本内容,如果我们能够准确抓住“语言”,运用包括“比较”在内的有效手法,体悟重要语句,关注独特形式,进而突入词句背后,就能达到“化平庸为神奇”的效果。

1.“游目骋怀”就是“乐”?

笔者执教市级公开课《兰亭集序》时,学生认为从“游目骋怀”一词能看出作者之“乐”,——这是“一望而知”的内容,但明显失之表面、粗浅,没有准确领悟作者当时心境。教师于是引导学生比较该词与“纵目抒怀”的不同表达效果,学生较快就能说出“纵”是“极尽”之意,而“游”独具“悠游自在”之状;“抒”则比较生硬,远远不如“骋”所表现的思绪飘逸飞扬的畅快之情。——赏析这个词的作用不仅在于让学生看见平常之“乐”的独特内涵,更在于引导学生“与无字句处读书”,暗示学生既然作者之乐非平常之乐而是“自由畅快”,那么接下去的“痛”和“悲”自然也不可平常视之。

2.“江南的雨”可否“断”?

在参加省优质课评比的《听听那冷雨》一课中,笔者有意识地抓住形式“非正常”的一句:“回忆江南的雨下得满地是江湖下在桥上和船上,也下在四川在秧田和蛙塘下肥了嘉陵江下湿布谷咕咕的啼声。”教师先引导学生给这个长句加上标点,使之变回“正常”:“回忆江南的雨,下得满地是江湖,下在桥上和船上,也下在四川,(下)在秧田和蛙塘,下肥了嘉陵江,下湿布谷咕咕的啼声。”然后再用幻灯片映出原句与加标点后“正常句”,让学生朗读、体味原句的表达效果。于是学生“恍然大悟”其精妙处:作者刻意用无标点长句,让读者阅读时“气都接不上来”,就是从形式上也表现出春雨绵延不绝、广阔无边的情状,进而窥见诗人记忆的丰富和思乡的悠长,——可谓“形神兼备”。

 

二、追问:让思想见所未见

努力让教学内容触及学生思维,并让学生的思想在“追问”中不断走向深入,最终看见“一望而知而其实一无所知”的文本内容;使《课程标准》中关于“思考•领悟”的要求“养成独立思考、质疑探究的习惯,增强思维的严密性、深刻性和批判性”落到实处。

1.从“人事”反问“秋声”

在县级公开课《秋声赋》中,笔者带领学生一起品读“秋声赋”是“悲秋赋”这一常见内容后,再问:同是这阵秋声,那个不经世事的童子为什么听不出秋声的萧飒、凌厉,更听不出秋的萧条、肃杀?另外,欧阳修为什么听秋声就会涌起浓浓的悲愁?作者悲叹的只是秋吗?再让学生品读第3段:“嗟乎,草木无情,有时飘零……百忧感其心,万事劳其形。有动于中,必摇其精……念谁为之戕贼,亦何恨乎秋声!”学生于是不难“看见”作者之悲愁者,实乃人事也!然后“倒推”回去追问:那么作者为什么要费那么多笔墨描写秋声,而不直接写人事呢?——然后一番讨论,学生最终融会贯通,“看见”了文章独具之匠心:秋声就是那“看似无形无物实则人生戕贼”的形象表达。

2.由“实纸”看懂“虚书”

《沙之书》中的“虚构”与学生平常所见的颇不相同,但到底不同在哪里,却是一个不易突破的难点,这是笔者在这节县级公开课中的最后一项内容,也是希望通过这一问进而“出彩”的环节。教师援引前面“结构”单元中《半张纸》的虚构与“沙之书”作“横向”比较,追问:两篇小说都是虚构,同学们思考两位作者所虚构的内容有何不同?学生思考、讨论后得出:前一篇所虚构的内容是“真实的”,后一篇的则是“荒诞的”。——然后,教师才有可能追问贴近所谓“魔幻现实主义”手法的特点——“真实的细节+荒诞的情节”,然后才能更好地理解博尔赫斯的话:“幻想文学有助于我们更深刻、更复杂地理解现实,一件虚假的事情可能本质上是实在的。”(《论惠特曼》)然后才能理解这篇之后《骑桶者》的情节特点,进而帮助学生打开一扇全新的艺术之窗。

 

三、想象:让情感动人心弦

“动人心者,莫外乎情。”但只有让学生沉浸于特定教学情境,并唤起学生情感体验时,才有可能打动他们,产生“情感、态度、价值观”方面的影响。设置情景、营造氛围或辅以形象的补充材料,让学生去想象并帮助学生进入文本氛围,就成为教学常用手段。

1.每个死亡都值得尊重

在《西地平线上》一课中,学生对“死亡原来也可以是一件充满庄严和尊严的事情!”的理解是这样的:历史上许多仁人志士,拋头颅,洒热血,为捍卫正义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对于这些死得轰轰烈烈的英雄、勇士们而言,死亡充满庄严和尊严。——这是学生的知识经验局限造成的,也说明学生还没有真正走进课文情境。教师没有否定这种理解上的偏差,而是引导学生留心前面一句:“萨克斯管吹奏的《泰坦尼克号》的音乐,这时候适当其时地放着。在那一刻我突然掉下泪来。”然后用文字映出同名电影的相关故事情景,并配以背景图和电影主题曲,让学生倾听、静看。学生于是就在“想象”中领悟到作者想要表达的:庄严和尊严并不取决于什么样的人,而是死亡本身。

2.湖是窥见上帝的眼睛

在获市优质课一等奖的《神的一滴》中,笔者组织学生交流探讨“神的一滴”的内涵,学生的回答比较到位,有的说这是神的一滴眼泪,为人类破坏自然而痛惜;有的说这是神让人们重新认识自己,找回天性而留下的一滴水;有的说这是神为人类的无知而流下的悲悯的眼泪。课堂接近尾声,但学生似乎并没有情感上的触动,或说被拨动心灵之弦。于是笔者依次呈现如下内容:

幻灯片一:青海湖图片;

配以背景音乐,并随着图片教师响起“画外音”:青海湖,水位不断下降,面积不断缩小,正在分裂为“一大数小”……

幻灯片二:月牙湖图片;

教师:行将消失的月牙湖……

幻灯片三:罗布泊图片;

教师:罗布泊,曾是面积2400-3000平方公里的一个湖泊……

教师:150多年过去了,先哲的思想依然熠熠闪光,——因为我们人类的污浊和油腻日甚一日,面对湖山,我们不得不沉思:如果有一天,作为“大地的眼睛”的湖不复存在。——我们到哪里去获得“神”的启示?——到哪里“可以测出自己天性”?

在沉重而舒缓的乐音中,当学生看着一张张正在缩小或正在消逝或已经消失的湖泊的图片,他们都安静下来了。

 

 



[] 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s].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人民教育出版社.北京.2003.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