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胡益政 > 名师教育思想 > 麦饼里的教研

麦饼里的教研

浏览量:2578|发表日期:2016-11-24|来自:

胡益政

 

温州麦饼是温州地方特色小吃的一种,它的大个是全国罕见的,直径10-20厘米不等,是温州面食的主要品种之一,它源于山清水秀的楠溪江边,所以也叫楠溪麦饼。历来有温州麦饼好吃属楠溪,楠溪麦饼属岩头最地道的说法。

记得,过去快二十年了吧!那时我还是一个新教师,刚出道才三年,有一次县中小学体育教研活动就安排在永嘉县岩头镇,在岩头中学(今名永嘉二中)举行。那次的教研活动的中餐安排非常特别,以至于快过去二十年了还记忆犹新。

由于本次活动的规模较大,几乎全县的体育教师都来了,大约有300多人,岩头一个山区小镇,对当时的学校来说,的确难以接待,可是主办方还真是想了个好办法,中餐每人分一个麦饼和一瓶啤酒,不会喝酒的老师每人分一瓶饮料。据说这些麦饼是订做的,又大又有分量,内陷还多加了精肉。小镇上的五六家制作麦饼的小店铺忙的不亦乐乎,一上午做的麦饼全都成了我们的“贡品”。

中午,坐在操场的树荫下,一手拿着麦饼,一手拿着啤酒瓶,啃啃麦饼,喝喝啤酒,聊聊体育课,谈谈体坛趣事,多么惬意,多么满足,多么洒脱,想起那情景至今难以忘怀。

同时没能忘记的还有那一堂课,是一个年轻老师上的一堂“篮球”课。主教材是篮球行进间胸前传接球,副教材是快速跑。课后,中午时分,找了我仅认识的几个体育教师,我们边吃麦饼边聊课。

“年轻老师身上总是留有新教师的影子,课上的很浅,不够深入。”一个学长先开了腔:“看似方法和手段很多,一会做这样,一会做那样,蜻蜓点水,花拳绣腿,不实用。”

“我看还是讲的太多,一个持球动作讲半天,一个传球动作又讲半天,老生常谈,学生都是站着的,没有动起来。传接球本来是一对连贯的动作,有传就有接,有接就有传,他却偏把它分开讲,学生还没有把传球做顺就又要停下来听老师讲。”还有个老教师也搭了腔说:“后面的游戏该讲的没有讲清楚,特别是游戏的方法和规则没有给学生交代清楚,以至于学生做游戏练习时特别乱。”

我说“这火候还真难抠,老师讲得太多,学生必听得多做得少;老师不讲清楚,学生就不明白,即使做的多也会乱。”

“这就是水平,如果谁能掌握好这个火候,谁就拿捏好了课堂。”那个老教师说:“教师主导的太多,过分突出教师的主导作用,学生的主体性就不能彰显,学生的主动性就差;如果只强调学生的主体作用而无视教师的主导,那么教师的价值何在?课堂就会一盘散沙,操场就会像牧羊场。”

他又接着说:“这就像我们手中的麦饼,烤麦饼时,火太旺会把麦饼烤焦,火不够大又不能把它烤熟。上课,教书亦是如此,同样的道理啊!”

我们在场的老师都点点头说:“还真是这个道理。”

吃罢麦饼,中午小歇,我们大家都对这个古老山区小镇很感兴趣,所以,大家都三五成群地去逛街。我们来到一家制作麦饼的小店铺,大家对麦饼的制作很感兴趣,看师傅是怎样做的:

适量的麦粉、鸡蛋两只、食油一小勺,以水掺之,搅拌揉透后,捏成碗状,再用酒和味精调好的鲜肉片、葱花、咸菜(也可用梅干菜的,专门用白糖也行)纳入“麦碗内”,再把碗口捏拢,用擀面杖滚成厚薄均匀直径6寸多点的圆饼,把做成的麦饼贴在铁锅上,等饼皮有点焦黄,翻了个面,只把另一面也烙成有点黄了,就把饼拿出来,在铁锅底放个饼阁(原本是土制,弧型的道具,也有弄个陶瓷的碗盖在里头),再把饼放在四周,把锅盖上。怕糊了,就隔段时间翻个面,共翻了个六七次。现在有专门烙烤麦饼的工具了。

做麦饼的和买麦饼的有一个共同的动作:由于做麦饼是个批量生产,搅拌揉透后,捏揉成一个大面团,再用手揪出一个个小面团。师傅常常用手掂一掂小面团,哪个多了,哪个少了,再在多的面团上揪点下来,揉进少了的那个面团里,从来也不用秤,轻重大小皆差不多,这也许也是“火候”。再看来买麦饼的人,因为是论个买的,世人皆贪多,也总喜欢挑大的买,没有秤,只好用手掂一掂,选个重的、大的买。

这使我想起一件事,有一次去市博物馆游览,看温州这瓯越大地的发展史,走到“新石器”区,看到一个像秤砣的石头,名曰:“石权”。我觉甚是有趣,为什么最初的“秤砣”称“权”呢?在秤杆子上移来滑去不就是在权衡利弊、轻重吗?这才感叹先人的智慧啊!其实,做麦饼的,买麦饼的,都用手在掂量和权衡。

楠溪麦饼既松又脆,老少皆宜。不仅为本地人厚爱,而且被外乡人所称道。并且这些年,凡是从楠溪江游玩回家的旅人,绝大数不忘从路边买几只热烘烘刚出炉的麦饼带回家的,好像只有这样才算是完成了一趟楠溪江完整美满的旅游一般。真是吃不了还要兜着走嘞!

    “蚊虫叮叮、冷水冰冰、爬爬山岭、啃啃麦饼。”这是楠溪江的一句谚语。

大概是这几天在楠溪江的水里走过了吧,突然也很想爬爬山岭了。既然爬山岭何不也学学以前的砍柴人带点干粮出门岂不更好。自然,再没有比携带麦饼更实在的啦。所以,我想在山区开教研活动会也用麦饼来充饥是传统吧!

打开锅盖,一股香味扑鼻而来。我们傻呆呆地盯着每只可口可人的麦饼,还真只流口水,我们大家纷纷你买几个,我买几个,一下子把摊主的麦饼买了所剩无几,因为它将要成为我们下午返程途中的干粮呢!

做麦饼的要权衡轻重大小,烤麦饼时要权衡火候的强弱大小,买麦饼的要权衡麦饼大小成色……其实,上体育课也是如此。一堂好课虽说没有绝对的标准,所谓教无定法,但教学还是有法的,老师们心中自然有杆秤,自然会权衡它的好与坏,优与劣。课的好坏在我看来,关键是看是否掌握了其中的平衡点,如讲与练,动与静,听与做,主与辅,师与生,人与物,时与空等,控制的恰到好处,拿捏的出神入化,权掌于太多的平衡。

一个偶然,一次体育教研活动与楠溪麦饼联系在一起,麦饼的制作又与上体育课联系起来,这又是怎样的权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