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孔沪生 > 名师展厅 > 心育 | 孔沪生:心路漫漫——一位农村小学班主任的用“心”故事

心育 | 孔沪生:心路漫漫——一位农村小学班主任的用“心”故事

浏览量:4418|发表日期:2015-12-24|来自:《温州教育》

与 “心” 结 缘


2000年,看到好学的丈夫参加自考,既省钱(每门功课连买书带报名费才五十多元钱),又能在家学习不耽误工作,当时正为评小高职称绞尽脑汁的我“蠢蠢欲动”,想着通过自考混个本科文凭加点分,于是不顾家人的反对匆匆踏上了自考之路。为此我不得不放弃所有的休闲娱乐活动,每天下班后忙完家务、安顿好孩子,就一壶浓茶学习到凌晨。咬牙坚持苦学四年多,我以每年过八门功课的神速及平均80分以上的佳绩在36岁那年取得了浙江师范大学教育学和浙江大学心理健康教育双本科自考文凭。

不过,自考文凭并没有立时立刻给我带来显性帮助,因为在还没有取得本科文凭之前,我便由于年龄轮到而评上了职称。可专业化的研读却为我开阔了教育教学的新视野,以往在教育教学实践中懵里懵懂的问题忽然就迎刃而解了,从而在教科研上有了突飞猛进的成长。


更大的收获是——一个陌生而又精彩的心理世界因此而洞开,在教学事业上“循规蹈矩”二十年的我,竟发现自己也可不走“寻常路”——2005年,论文《农村小学生自我意识水平的初步调查研究》让先前连县三等奖也未曾获得过的我获得了温州市心理健康教育论文一等奖的第一名,接到温州市教育研究院徐慧珠老师寄来的获奖文件,看到自己的名字被印在温州市级红头文件的第一行,我都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错;接着,我开了生平第一次的县级心理公开课《改改你的坏习惯》,台下黑压压一片认真听课的各校老师,我既紧张又自豪;2006年我再接再厉,撰写了《农村儿童不良行为的调查及家庭教育对策研究》参评温州市家庭教育优秀论文又获得一等奖,但令我哭笑不得的是温州市妇联竟打电话来调查,因为她们不怎么相信一个默默无闻的农村小学教师会写出如此专业的论文,幸亏教育局负责心理工作的王玉珏老师帮我做了担保,可还是有点不放心地反复询问我,我只得以人格做保……


获奖让我觉得一切皆有可能,就更加热情地投身到心理健康教育中,通过培训我顺利地成为乐清市第一批取得浙江省学校心理健康教育教师A证。于是,我得意洋洋地以为自己已经从一名班主任摇身一变为一位心理咨询师,找到学校领导软磨硬泡地要求开展专职心理咨询工作,在领导和同事的半信半疑中,一个牌子、一张桌子、一对沙发设了一间心理咨询室。然后,我满腔热情地等着学生前来咨询,并幻想着他们被我神奇般地排解了心灵的痛苦。但结果却是一个学期连个人影子都没见着,奇迹当然也不可能出现……我的心理咨询师梦陷入了困境。


用 “心” 成 长


失落中的我并没有就此放弃自己的心理之路,在不断反思后我发现自己遭受挫折的最大原因就在于把学校心理健康教育“医学化”和“单一化”,狭隘地以为在学校开展心理健康教育工作就只是对学生的心理障碍进行咨询与矫正,针对的也只是诸如多动症、强迫症、考试焦虑、抑郁等心理疾病……其实,学校心理健康教育工作应该是一种全方位、融入化的教育,不仅仅要使有各种心理异常表现的学生尽快缓解心理压力和消除心理危机,以提高其心理健康水平,使其心理和行为能正常适应生活和学习环境的变化;更重要的是使适应正常的广大学生具有健全的人格和良好的个性心理品质,使其内心世界极其丰富、精神生活无比充实、各种潜能得以充分发挥、人生价值能够正确体现。因此,当我们学习了专业的心理学知识、接受了心理学的专业化培训之后,如果无法做心理专职教师时,却可以借鉴运用并融合到具体的教育教学工作中。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豁然开朗的我重新起步,把操作性强的行为主义矫正策略运用到自己的班级管理和课堂教学中,并实施了温州市教科规划课题《农村小学生不良行为习惯的行为矫正实验研究》。

我改变了传统的表扬、批评模式,于低年级引进了代币法实施正强化,依孩子的特点设定行为目标,如不良行为从10次减少到7次就是进步并采取正强化,避免了“做好是应该,做不好就批评”的局面;而高年级运用签约行为合同法代替以往的检讨书、保证书,让孩子自觉地成为自己行为的主人。


课堂上学生出现违纪行为时不再大声呵斥,而是运用忽视法想办法转移其注意力,一旦出现良好行为时就予以称赞,让孩子拥有成就感;对“软硬不吃”的学生也可使用隔离法,即让他离开原位到划定的隔离处以减少其不良行为对其他学生的影响,而等其行为有改善时再回到原来位置,但一定要让他(她)明白隔离是违纪产生的后果。


该课题做得相当成功,获得了2006年的温州市教科规划课题二等奖,但最可喜的还是实验班异军突起,班级学生学习成绩优异、行为习惯良好,还在各级各类的比赛中屡屡获奖,小升初时成为最受欢迎的学生。


针对个别学生的心理问题,我利用课余时间无偿做个案辅导,并认真做好记录,撰写的个案报告(《欲人勿恶,必先自美——一例问题行为学生的行为矫正及其人际关系辅导》《抽刀断水水更流——一例ADHD儿童的干预探讨》《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一例师生冲突辅导个案报告》《失败是成功之母——一例“习得性无助”学生的心理辅导个案》)连续多年获得温州市个案辅导一等奖。


我为用“心”而付出,用“心”也成就了我——2007年,我当选为温州市名班主任,晋升为心理健康教育小中高,荣获浙江省十佳心育导师。


用 “心” 蜕 变


但是,有时候巅峰与低谷可能仅仅只是一段疾病的距离。2007年底,我还没来得及品味事业成功的快乐,曾经是我最强支持者的丈夫生病了——肺癌,脑转移,我一下子跌入生活的谷底。老公的病情多次陷入险境,巨大的精神和金钱压力压得我透过不气来,有一次站在病房十楼的窗边,忽然想着也许纵身一跳,所有的一切也就都结束了……


苦难面前,死确实是一种最简捷但又最怯弱的逃避方式,背负家庭重担的我还是选择了活下来。痛苦中的我想起过去学过、曾以为永远用不上的理性情绪疗法进行了自我危机辅导,我逐渐心平气和下来,不再祥林嫂般一把鼻涕一把泪地絮叨痛苦,不再弃妇般地哀怨老天爷为什么对我如此不公,不再愤怒地指责人情冷漠、世态炎凉……不过,这转变并不是一种自暴自弃的妥协,而是更坚强、更珍惜、更感恩所拥有的一切。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原来,磨难也不见得是一件坏事,重点在于你是否能够在跌倒之后重新站起来。我的积极向上感染了老公,他也开始由悲观等死到勇敢地面对,并自学医学知识,为自己开方治疗,一次次地成功抵抗住病魔的侵扰。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伐其身,行弗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2009年,为了参加温州市第一层次骨干教师的考核,我坚决要求教一年级、当班主任,可老公病情严重需住院化疗、放疗,我只得每周往返于杭州和乐清,但即便再苦再累,我始终坚持上好每一堂课,从未因个人原因影响班级工作。


2011年,我进入了一个非常尴尬的年龄——45岁,离年轻已经非常遥远,可到退休又有很长时日,工作繁重、家庭拖累常常让我疲于奔命,一不小心我堵在了传说中的事业瓶颈中,不甘平庸却很难上进,心里忍不住沮丧、焦虑。进退犹豫间,我有幸进入了温州市“百名领军教师”心理组高研班和温州市第四届心理骨干教师研修班,研修让我重新燃起用“心”教育的信心,我不再是单枪匹马的“盲目作战”,因为有了导师的专业指导,同行的热情交流,我的用“心”教育理想有了明确的方向和前进的动力……虽然2012年老公因为治疗的副作用导致偏瘫,生活难以自理,可我坚持外出学习,只是每次都要带上一个“编外学员”。


研修还激发了我自学的积极性,我常常购买国内外最新出版的教育学、心理学专著,忙里偷闲中坚持研读;为了了解教育心理学的最新前沿信息,我自费征订《应用心理学》《心理发展与教育》《心理与行为研究》等专业刊物。可专业书籍和刊物都很枯燥,所以每次看书时我都要一边读一边划,看不懂就反复阅读直到懂为止……学习和研修让我能够静下心来不断反省自己的教育风格,我不再像过去那样只是局限于使用行为主义的条条框框,不再像过去那样只是急功近利地为了短时的成效,逐步形成个人的用“心”教育之特色。


我开始尝试运用人本主义理念改变自己的教学行为,并通过长期、反复的实践,在师生交往中做到目中含情、手势适度、声音真诚,不再把“你给我……”当口头禅,不再说“你给我站好!”而是“请你站好!”;允许孩子适度宣泄情绪,不再训斥学生“这么小的事情有什么好哭的”,而是“看来你很伤心,想哭就好好哭一哭”;避免以学习结果否定孩子的能力,从“你考得这么烂,丢不丢脸啊!”到“看到考试卷上的成绩,你有什么想法呢?”……当我放下老师的身段不再“你、你……”地指责孩子时,师生关系融洽了,交流也和谐起来,我成为学生心目中的可爱、可亲的老师,他们在教师评定表中对我的评价都是“非常满意”。


虽然心理健康教育越来越受到重视,但农村小学的课程表里却没有安排心理活动课。作为一名拥有心理学背景的班主任,我实施《小学班队活动课系列化的建构与实施研究》的课题,研究如何把心理活动课引入到班会课中,但因为没有可借鉴的范本,在同行眼中“功成名就”的我却力争更多的公开课展示机会,并积极参加班会课和心理活动课的优质课评比,以获得更多专家和同行的交流、指导,在实践中逐渐摸索用“心”班会课的特色。


为了让农村小学生和家长享受到心理学的成效,我坚持每学期在班级开展一次“心”味的家校开放日活动,在用“心”活动中我们共同成长:针对小学生青春前期性教育问题,我在班级里开展《我的身体我做主》的家校开放日活动,联合家长和学生以身体界限和自主权为主题,通过多种形式让学生和家长掌握了身体不可碰触的地方,懂得捍卫自己和尊重他人身体的自主权,从而让性教育落实到实处。面对越来越多、越来越低龄化的自杀问题,我在班级开展了生命教育活动《未知生,焉知死》,让学生通过活动间接感受到死亡的真正意义,并带领孩子的妈妈们参与课堂谈孕育生命的艰辛,让学生真正明白生命来自不易,从而让更多的孩子达到珍惜生命的活动目的。


“教而不研则罔,研而不教则空,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其困,研然后知其美。”为了让自己的用“心”之路更加专业化,我坚持进行心理相关课题的研究,而我也不得不在长途跋涉途中思考,在老公病床前研读,在夜深人静时写作……

用“心”的展示让我的课堂教学水平获得提升,心理活动课设计《三只筛子》获得2014年温州市心理活动课设计一等奖、浙江省三优成果二等奖,班会课《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初念浅,转念深》获得温州市优质课评比二等奖、三等奖;用“心”的教育教学让我的学生受益,学生在各级各类比赛中不断获奖,任教班级荣获2013年度温州市先进班集体;用“心”研究的收获是丰厚的,2011年度温州市教科规划课题《乐清市中小学生非理性信念的筛查及其干预的实践研究》获得二等奖,2012年温州市名师名校长专项课题《小学班队活动课程化的建构与实验研究》获一等奖,2013年温州市教科划课题《我是EQ达人——农村小学生情商班级辅导活动课程的设计与实践之研究》获得二等奖,2014年温州市名师课题《基于农村小学递进式生命教育微型课程的建构与实施研究——以乐清市城南第一小学为个案》研究状态中;用“心”让我得到“凤凰涅槃”般地蜕变,我获得了2013年浙江省农村教师突出贡献奖、2014年温州市最美教师、2015年浙江省学校心理健康教育先进个人……


“心” 路 漫 漫


用“心”十五年,我个人已经受益匪浅,但“无尽灯者,譬如一灯燃百千灯,冥者皆明,明终不尽”。我希望和更多的同行学习、交流,做有“心”味的班主任。因此,2011年起我主持温州市名班主任工作室,希望组建一支用“心”的班主任团队,让更多的学校、教师、学生受益。


“心”路漫漫其修远兮 ,未来,我愿和更多的同行用“心”更上一层楼。

(《温州教育》2015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