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方海东 > 教育艺术 > 教师节礼物

教师节礼物

浏览量:1135|发表日期:2015-11-02|来自:

教师节礼物

二十年的班主任了,我甚至已经无法像以往那样记得那么多过往的学生的名字了。如果不是还记得自己当班主任的年限,我甚至会忘记自己到底过了多少个教师节了。所以,到了现在甚至没有期待教师节自己的想法。常常有孩子说,老师,我要在教师节给你送礼物了。我都是很礼貌的说着“谢谢”。其实,说真的,我从来不在乎所谓的“物”了,我只是想要那一份“礼”而已。但是,什么才是真正的礼,我一直没有一个定论。

是孩子们早晨的问好,还是手里那一枝康乃馨?是孩子们的深深一躬,还是带来的小礼物?直到晚上的微信,我才懂得,原来,我要的是这个。

微信是小戴发来了,都快九点了,我有点惊讶。

打开微信,她这样说:“老师,节日快乐!九年级我一定全力以赴。”

我嘴角牵动了一下,没有特别大的反应。这个孩子让我等了好久了,都有点灰心了。

想了好一会儿,我回了一句:“你知道,我总是等着看的。”模棱两可的话,连我自己都觉得有点冷,但是我迟疑了一下,还是发出去了。我不是那种感性的人,更是一种消极悲伤的人。

她似乎比我主动多了,马上回过来:“我一定会的!”

我心里波动了一下,也许这是一次机会,也许这是一个开始。毕竟九年级了,她应该有自己的想法,应该可以让自己更加清醒了。

我带着怀疑回了一句,但是明显可以感觉到我有了主动性。我说:“如果这次是真的,我会一直站在你的背后!”孩子们都知道,当我全力以赴站在他们背后的时候,就会帮助她们解决所有的后顾之忧。

她说:“嗯!”

想了想,我觉得还是应该强化一下我的想法。我又回了一句:“我想,这是我今天最好的教师节礼物!”按下发送的时候,我觉得自己还是没有把话说完整,便再补上一句:“我等了两年了!”

她说:“九年级我一定会努力!”话语中那种急切想要获得相信的态度我能读出来。

我说:“我等着!”

“恩!”她附带了一个“奋斗”的头像。

我没有再回了。我缓缓地靠在沙发上,手机的背景灯亮着,这几句对话一直呈现在眼前。我在反复思考着。

对于小戴来说,这两年她就是那个上帝派过来折磨我的人。她能够改变的持续时间从来不会超过一周,她的某些想法甚至是超越逻辑的,无论怎么提醒,结果都是一样的。我和她之间的关系,真的是那句“学生虐我千万遍,我待学生如初恋”。一次次的无奈,让我真的有点灰心了。

但是,我是一个很“奇怪”的人,只要有一点点希望,就会全力以赴的人,我就是传说中的那个最可怜的老师。所以,一下就又被小戴唤起了信心了。

其实,几乎所有做班主任的都知道,每一个学生的进步愿望就是我们最好的礼物。想了这么多,我发现自己心里一直在想三个问题:第一,小戴的新目标是什么;第二,我要从哪几个方面去帮助她;第三,我要给她制定什么样的成长计划。

原来,从小戴开始和我沟通的时候,我已经心里在开始为她设计了。哪有什么以往被“忽视”的情绪呀。原来,这就是班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