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项雅丽 > 读书橱窗 > 美国学校教育给予我们的启示(周甲冬)

美国学校教育给予我们的启示(周甲冬)

浏览量:1425|发表日期:2015-10-30|来自:温州市项雅丽名师工作室

美国学校教育给予我们的启示

 

温州市籀园小学   周甲冬

 

学期结束时拿到《在与众不同的教室里》,一看,原来是8位美国当代名师的精神档案,和去年学校提供的《第56号教室》属于同一类的书籍。看来,有关中美教育差异的著作正在不知不觉中影响着我们,书籍上介绍的大洋彼岸这些最具影响力的一线名师不得不令人深深折服。将《在与众不同的教室里》、《第56号教室》以及与音乐学科相关的《美国音乐教育考察报告》几本书串起来阅读之后,真的让人感觉受益匪浅,深感在中国、在浙江、在温州市籀园小学里做一名音乐教师是幸运而幸福的。

这几本书介绍了在没有悠久尊师传统的美国,最杰出的教师被称为“英雄”。在美国人看来,教育与其说是神圣的,不如说是极端困难的。这两本书都用到了“教室”这个词,可见,教室对于美国教师的重要性——是英雄的诞生之地。教室里有什么样的教师,就有什么样的教育。有什么样的教育,就有什么样的国民。在杰出教师的身上,我们既能看到一个国家的传统,也能看到一个国家的未来。非常佩服莱福﹒艾斯奎斯、克拉克、凯德、罗杰斯、卡姆拉斯等美国名师,当然还有许多没成为“英雄”,但他(她)们早已是我心目中的“英雄”的一些同行,了解他们的事迹、阅读他们的精神档案,我更能感受到优秀教师专业成长的必备条件。

 

热爱:在一定程度上,热爱学生就是热爱教育事业。但热爱学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让学生体会到教师的爱更困难。疼爱自己的孩子是本能,而热爱别人的孩子是神圣!在这些名师当中,他们对学生的爱,不仅仅是简单的“师爱”。还包括了诸如父(母)爱、朋友之间的“友爱”等等。在原则上是一种严慈相济的爱,这种爱是神圣的,这种爱是教师教育学生的感情基础,学生一旦体会到这种感情,就会‘亲其师’,从而‘信其道’。

在“热爱”这个关键词上,以中美音乐教师的工作量上可见一斑。纽约的小学音乐教师每天课时多达7节,而且由于美国中小学教师的学历要求很高,这些老师大多还在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院在职攻读音乐教育博士学位,晚上的时间则要用于繁重的学位课程的研习。纽约某所小学有34个教学班,每个班每周一节音乐课,共34节,全校只配备了一名音乐教师。因此,这位音乐教师从周一的第一节课开始一直到周五的最后一节课,都在不间断地上着音乐课。小学每节课是35分钟,课间休息10分钟,可这位音乐教师却没有一分钟的休息。因为,所有的音乐课都是在同一个音乐教室里上的,前一个班还没下课,后一个班的学生便早早在教室外面排队等候了,如此迎来送往,老师课间无法休息。当书作者问他为什么不休息?他说:“孩子们每周只有一节音乐课,而且他们非常期待和喜爱上音乐课,我没有理由不满足孩子们的这份期待。虽然自己累点,但看到孩子们开心地唱着歌,快乐地做着音乐游戏,我很满足,也很开心。”但在放学回家的路上,这位老师都需要去买杯咖啡喝,否则就要睡着了。其实,在美国中小学,不只是音乐教师的工作量大,其他学科同样如此。只不过由于音乐教师职位的削减,工作量自然会更加饱和。他们之所以很敬业,一方面是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另一方面也是评价机制使然,如果你的课学生不喜欢,家长不满意,那么你随时都有可能被校长解聘。但我想,热爱音乐教育这份工作,与学生分享着音乐带来的那份快乐,是美国中小学音乐教师如此敬业的最重要原因。记得那位音乐老师曾说:“6周的暑假终于结束了,我就要回到学校去了,真开心!和学生在一起让我很充实,他们很有趣,我们能够彼此分享音乐带给我们的愉悦体验。”不可否认,在我国音乐学科是弱势学科,音乐教师也是弱势群体。然而,与其让这份委屈消磨着我们的意志,不如让我们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提升学科和自身的价值,因为我们拥有一份得天独厚的优势——孩子们天生就喜爱音乐。可“学生喜爱音乐却不喜欢上音乐课”这一尴尬局面直到现在也并没有真正扭转,最重要的原因恐怕还是在于我们自身。当学生真正喜欢和期待上音乐课了,当我们学会享受音乐教学了,当音乐教学质量真正提高了,我想,音乐学科的地位和音乐教师的处境就会得到根本性改观了。

 

创新:对于部分教师来说,教学是一种重复性很强的工作,优秀教师却从来不会让自己年复一年的重复劳动,他们总是不断的尝试新的教学方式。罗恩、克拉克说:“好教师必须有创造力,因为你不能日复一日的做同样的事情当教师拥有标新立异创造力和自由时,奇迹就会发生。”

卡姆拉斯创造性的把摄影引入数学课堂、菲利普和比格勒则把教室虚拟成时间的机器。美国的音乐知识与技能教学又让我们耳目一新:首先,在课程设置方面就专门设置了合唱和乐队等技能课程。其次,教学中教师并非一味地训练他们的技能技巧,而是让学生在演唱演奏活动中结合着学习掌握必要的知识技能,并尽可能地有创造性地给予学生表现的机会。其实,美国中小学音乐课堂教学并不注重教学设计,音乐教师在教学中注重的是给予学生表现、创作、享受音乐的机会,他们教给学生的知识技能首先是为学生在音乐课堂上所进行的音乐实践活动服务的。他们没有那么多的清规戒律,而是以学生的喜爱为最高标准。他们的音乐课堂就是学生的卡拉OK厅,是孩子们的“超女”、“快男”舞台。他们的音乐课堂给人留下的最深切感受是:轻松、自由、愉悦。

 

责任:2002年,美国联邦政府颁布了被认为是1956年以来最重要的一部教育法——《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案》。正是这样一部法案,让中小学音乐教育正在掉队。该法案要求,每个州必须对所有公立学校三到八年级学生的阅读和数学进行测试,同时,对九到十二年级的学生也至少要测试一次。没有满足上述规定的州将失去联邦政府的教育财政支持。

为了获得联邦政府的这笔教育经费,美国各州各学校不得不在阅读和数学两门课程上投入更多时间和精力,而这直接导致了音乐以及其他不需要测试的科目陷入了困境,因为阅读和数学所增加的课时都是从其他的非测试科目那里挤压而来,而音乐课常常是最先被挤压的对象。美国教育政策研究中心的一项调查结果表明,2006年学校用于音乐和其他艺术的教学时间已经被削减了22%。在纽约,市教育局要求阅读和数学两科每周至少要保证18节课,这个数字超过每周总课时34节课的一半以上。据纽约市2007年的统计,全市只有31%的七年级学生和25%的八年级学生接受了音乐教育。面对音乐教育的这一窘境,我们的美国同行们采取了诸多强有力的应对措施。拥有百年历史和13万会员的全美音乐教育协会,为了让所有学生享受到音乐教育的权利,这些年一直在奔走呼吁。专业音乐学院与专业团体积极开展面向中小学音乐教育的支教活动,如朱莉娅音乐学院、波士顿伯克利音乐学院与卡内基音乐厅等就组织了音乐家和音乐专业学生送教进中小学课堂;音乐教育理论工作者则发表有关音乐教育对数学和阅读的促进作用的研究成果,宣传音乐课程的益智作用;中小学音乐教师也主动应对这一现实,尽可能在音乐课堂中渗透数学和阅读的内容。这说明许多优秀的音乐教师都具有强烈的使命感与责任感,他们不仅仅把音乐教育看做知识的传授过程,而且更关注心灵的熏陶、人格的塑造、审美能力的培养。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地方教育行政部门也并非一味迎合联邦政府的规定,他们针对音乐教育正在掉队的现实,在管理上采取了许多补救措施。如纽约市教育局就正在实施着一项名为“艺术至关重要”的艺术教育振兴工程,这项工程包括编制学校年度艺术报告、编写校长指南、制订艺术教育校长问责制,等等。

 

从这些书籍中不仅读到了学习、宽容、勤奋等优秀的个人品质,还让人联想起身边许多优秀的教育领跑者,他们的成长旅途上无一例外的也都写着这几个熠熠生辉的专业成长关键词:热爱、激情、责任、坚守、创新……